•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14
  • 湖州德清:外宾点赞“智慧诉讼” 2019-07-1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7-14
  • 高清:湖北阳新县玉湖截流港溃口已被控制 2019-07-13
  • 端午假期首日高速路况:石家庄周边5个高速站口关闭 2019-07-13
  • 福特翼虎购车指南 降价后推荐豪翼型 2019-07-10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7-10
  • 2018“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2019-07-05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7-05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6-27
  • 民生时评: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原创首发) 2019-06-26
  • [雷人]又玩附体啊?祖上显灵? 2019-06-26
  • 房奴!房奴!亚历山大幸福吗? 2019-06-26
  • 国美618小家电-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6-21
  • 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6-11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广西快三中秋开奖吗 -> 异界言情 -> 男多女少之田家小妹

    广西快三现场直播开奖: 38、远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Δ』你Δ我』Δ看书网Ww%W.%www.knqt.net
        田宝常常想起离别那日在马车上,她小五哥紧紧攥着她的手说的话,他说一定忘不了,到时候一天给她写一封信寄回来。

        可转瞬秋风叶落冬雪梅开,莫说书信了,就是口信儿也没捎来一个。

        前几个月小宝还能学着古代闺阁女子们幽怨一把,产生诸如“不来信就永远别来了”,或是“田少泽你不守信用”此类的嗔怪之语。

        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被满腔满心的担忧给盖过去了。

        不止小宝,田家诸人都开始担心小宝在京城里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儿,或是高门内院日子过得实在艰难,连一封书信也没机会寄出。

        田伯渊借着身份便利,特意与知县交游,并向所有有可能知道京城境况的友人里多方打听,费了好大劲儿,却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河间府距京城约莫千里之遥,虽从整个大庆版图来看算不得远,却也算不得很近。京城消息难以传到这里也是自然的。

        次年四月,田仲涯并老三田叔沛老四田季泱赴府城参加府试,当年夏,杏榜出,田叔沛列第四十七名,中举人,田仲涯田季泱落榜。

        人称田家“一门四秀才,兄弟双举人”。

        田家一跃成为淮安县第一大户,当地士绅土豪皆以与之交好为荣;王女镇周边小地主争为其附属,将家中田产投以田家门下,以期受其庇护减免粮税。

        田季泱本无意仕途,此次一试未中,与家中长辈商量之后,接手田家在王女镇上的当铺与首饰铺,正式弃文从商。

        自大庆建朝以来,对商贾多有宽容,因此商人的地位显见着日渐提高。这从官商的界限变化上就可以看出:前朝严禁官员三代以内血亲经商,但到了大庆朝,这条令就改成了严禁官员经商;前朝律法中言明商贾之家子弟不许科考入仕,到了大庆朝也变作不许商贾科考入仕,而对商贾的子弟兄弟们没再限制了。

        这也好理解,这其一么,可以说是历史原因,因大庆开国皇帝庆高祖便是包子铺掌柜出身,而那帮开国功臣们出自小商之家的更是颇多。

        其二么,便是社会原因了,因一妻多夫制的推行,往往家中的丈夫们各有谋生之术,打个比方说,要是一个女人的几个丈夫里,有做八品县丞的,有经营店铺的,那这女人生的孩子是算在官宦之家,还是算在商贾之家?因此那官宦子弟不得入仕的条令就这么实行不下去,最后不了了之了。

        田仲涯虽未中但不改初衷,依旧勤恳读书复习以备两年后的再次府试。

        此时田宝11岁,距离田少泽离开淮安县已经有一年之久,田家盼不到田少泽的哪怕一丝消息,最终只能寄希望于田伯渊和田叔沛赴京城参加会试之时打探打探了。

        大庆三年一行春闱,并于开春二月初一始,因此众考生们为避免天寒地冻地赶路,一般于头年秋天就开始往京城汇聚。

        若是乘马车,从河间府至京城不过十多天的路途,因此田伯渊和田叔沛计划在家里过完中秋再启程赴考。

        是年八月初四,一匹劲马自北方飞驰而来,停在白杨庄田家门前,马上一身黑衣的魁梧男人下马叩响了田家的朱漆大门。

        这骑马的男人正是替久别的田少泽回乡送信来的。

        田少泽这一去音信皆无,至此已整整一年半,因此当一口京城口音的黑衣男人将他的书信拿出来时,一家人都颇有些激动,眉目间喜意点点。

        其中属田宝最为激动,要不是有外人在场,她恨不得直接把信抢过来由她来拆。

        信使由下人引下去喝茶休息去了,田伯渊他们拿着信去了后院正房。

        及至一家人聚齐,蜡封的信封很快撕开了,里面薄薄一张折起来的信纸,田伯渊在一家人的殷殷目光下展开

        信上却只有两句话:防乱世,多置护卫;远官场,莫赴京城;

        字迹潦草,看得出是匆匆而就。

        “怎么只有一行字?”徐彩娥没上过私塾,不大认识字,只看见纸上一排黑字大片空白,便疑惑问道,一路从京城飞马送来的信,怎么会只有短短一行字呢?她问道,“是不是信封里还有,没拿出来?”

        田伯渊扯开信封又仔细看了一遍,回道,“没有,就这一行字?!?br />
        徐彩娥没看出来写的是什么,但在场其它人,包括田宝都看出来了,众人的脸色一时都有些凝重。

        乱世?朝廷要乱了?还是天下要乱了?

        徐彩娥还欲发问,被田金轩一眼瞪过去,那话就噎进了喉咙里。

        田金廷刚好看到,便不赞同地看了弟弟一眼,拍拍妻子的手,小声安抚她道,“别急,待会儿我再讲给你听?!?br />
        一家人正凑在正屋琢磨着信上所指是什么呢,就听田富过来报说前院儿那信使吃饱喝足了,要求见田家家主呢。

        田家家主?

        难道是要讲什么重要的事儿?

        一家人面面相觑,要是寻常的事儿,一般都是田老太太李秀妮或是老太爷田旺出门见客,但这次明显是朝廷官场上的东西,两个老人也不懂啊。

        哦,忘了说了,自从田伯渊田叔沛考上举人后,田家便改了称呼,田伯渊一辈一律叫少爷,田金廷兄弟和徐彩娥则升格为老爷太太,李秀妮并田旺田再旺自然就变成老太太老太爷了。

        “金廷,你去?”田旺瞅瞅大儿子,问道。

        “爹,我也没上过几年私塾,我会懂多少?”田金廷很是坚决地道,“要我说,该是伯渊去,孩子们已经订了亲,伯渊在孙子辈里排行老大,又背着举人功名,该他去?!?br />
        一圈儿人全都点头赞同。

        于是田伯渊便带着一家人的疑惑和期待去了前院儿,见那个信使,商谈“大事”。

        “什么?”田伯渊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要见田家家主,说的就是这件事?”这也太大喘气儿了吧?

        “是的,”黑衣男人面无表情,回答简短明快,“第一,奉七爷之命将此物交予田宝小姐;第二,奉七爷之命,从今日起,我要贴身?;ぬ锉π〗?,期限未定?!?br />
        “七爷,”田伯渊喃喃念了一遍,问那信使道,“是田少泽吗?”

        “不知道?!?br />
        “那是你带来那封信的主人?”

        “是的?!?br />
        “七爷近况如何?”

        “抱歉,所有有关京城的问题我都不能回答?!?br />
        “不回答也没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好不好就行了?!?br />
        “抱歉?!?br />
        这黑衣男人简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还要硬!多余的话一句不说,再怎么问都是一句“抱歉”,田伯渊简直被他磨得没了脾气。

        大约数十天之后,坊间开始流传川南守将安大忠斩杀川南府知府刘文义,然后起兵造反的消息,田家诸人这时候才知道那信上所谓的“乱世”是个什么意思。

        田伯渊与田叔沛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放弃了进京赶考,不为别的,就为相信远在京城的小五弟心里牵挂的还是白杨庄田家,相信几兄弟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兄弟情。

        田小宝从此多了个魁梧的黑衣护卫,白日里那护卫与小宝保持着十步的距离,到了晚间还甚为忠诚地蹲守在小宝的窗户根儿下,一蹲就是一夜。

        对于蹲夜这件事,最先表示不满的就是田伯渊四兄弟你说你个大老爷们儿成夜成夜的蹲守在我们未婚妻窗户下算什么事儿?。??

        再一个表示不满的就是田宝的两个爹。也是嘛,这世上哪个爹爹愿意她闺女睡觉的时候有男人在窗户根那儿蹲着?。??

        大家挨个儿地找那护卫谈话表示反对,但那黑衣护卫酷酷地用一句话回答了所有人,“这是七爷的吩咐,贴身护卫?!?br />
        真怀疑田少泽是不是怕几个哥哥不等他就先跟田宝成了亲,于是特意派来个憨货守着。

        众人拿他没法,便只好随他去了。

        期间老太太李秀妮还大发善心,叫人贴着小宝院子的一排三间正屋两边各建了一间厢房,让那护卫就住进靠近小宝卧房窗户的东厢房里头。

        那护卫想了想,这也行,没出十步,便也同意了。

        田宝最开始觉得有个贴身护卫挺酷的,可是等她上茅厕的时候那黑衣护卫也跟过去,并在十步外直愣愣地守着茅厕门的时候,她开始有些胃疼起来。

        等她到西屋洗浴而那护卫尽职尽责地站在西屋窗前守卫的时候,她觉得肝简直也要疼起来了。

        唉,其实她就是不适应而已,而远在京城的田少泽大约也没想到这么多,这护卫在跟着田少泽之前给公主做过几年的贴身护卫,田少泽此番只是为图简便,直接告诉这护卫说,按照?;す鞯囊侵票;ぬ锉?。如此便这般摸样了。

        这天早上,梳洗过后,青桃推开窗子,替坐在梳妆铜镜前的田宝梳头。

        铜镜正摆在梳妆台旁,也是在窗户右边,因此田宝一抬头,便看见了十步开外早早起床站着的黑衣护卫,这人也不知怎么的,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还永远是一身黑衣服,田宝真怀疑他是不是没换洗衣裳了。

        她这么想,也这么问了,“哎,你怎么老穿一件衣裳,是没的换洗吗?改天我跟家人说替你做两件吧?!?br />
        “回小姐,不是,”饶是那护卫一贯冷着个脸,也被田宝这句怀疑他数月不换衣服的话给闹得有些脸红,他解释道,“属下所有的衣服都是一个款式?!?br />
        “哦”恍然大悟,田宝点点头,又道,“那你叫什么名字?这都快一个月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小姐恕罪,属下在京城的名字不能告知他人,”那护卫并不看田宝,只低头拱手道,“不如劳小姐再赐一个名字?!?br />
        “啊,也好,”田宝这边头发也梳好了,她站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两圈,不一会儿蓦地回身笑道,“我想到了,既形象又特殊,你看你整天一身黑衣服,不如就叫小黑吧!”

        青桃扑哧一声笑出来,那护卫抽抽嘴角,依旧恭敬道,“小黑谢小姐赐名?!?br />
        青桃终于捂着肚子哈哈哈哈地大笑出声,那护卫继续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厢房的屋檐,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可以隐约那黝黑的脸膛上泛起的红云。

        偏偏田宝还在揪着青桃质问,“你笑什么?小黑不好吗?我觉得挺形象的呀,要不然叫阿黑?田黑?黑黑?”

        “算了吧小姐,”青桃好容易止住笑声,赶忙劝道,“就小黑吧,挺好,真的!别折腾人家护卫大哥了?!?br />
        田宝的确有折腾他的意思,不过,她也是真心觉得这名字很形象啊。

        从此,我们魁梧的刚强的护卫大哥,就有了个新名字叫做小黑。

        唉,这可怜的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7-14
  • 湖州德清:外宾点赞“智慧诉讼” 2019-07-1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那咋分配呢? 2019-07-14
  • 高清:湖北阳新县玉湖截流港溃口已被控制 2019-07-13
  • 端午假期首日高速路况:石家庄周边5个高速站口关闭 2019-07-13
  • 福特翼虎购车指南 降价后推荐豪翼型 2019-07-10
  •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代言” 2019-07-10
  • 2018“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2019-07-05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7-05
  • 请问,现在的俄罗斯,乌克兰,有阶级吗? 2019-06-27
  • 民生时评: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原创首发) 2019-06-26
  • [雷人]又玩附体啊?祖上显灵? 2019-06-26
  • 房奴!房奴!亚历山大幸福吗? 2019-06-26
  • 国美618小家电-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6-21
  • 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06-11
  • 免费试玩网上电子游艺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百宝 2019年004期码报资料 江苏7位数3OO期走势图 %准确的特码资料 玻利维亚与乌拉圭历史 今日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 极速飞艇游戏介绍 神算子四肖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今天新疆18选7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 35选7开奖结果今天 德州扑克的玩法技巧 七星彩历史开结果奖500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