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返回书页

广西快三中秋开奖吗 -> 玄幻仙侠 -> 囚世徒

广西快3专家预测: 第177章 分身狙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你我看书网欢迎您?。?!www.25ks.coM\|m.25ks.coM[二五KS]\?IND23SKDI3SSZ?|
    佑回坛被杀,消息不胫而走,神院处于一种莫名的骚动中。

    卫戍区,蓝小明配合调查,说明了情况,等待结果。

    他打了个盹,佑回坛的尸体已经运回,佑回坛的父母闻讯赶来。

    佑回坛是皇室血脉,在天国根基颇深,他的父亲就职于隶属于神院的药监司,母亲是神院彩媚团的副领事,佑回坛是二子。

    轩辕青正派五长老和六长老安抚佑回坛的父母,等待佑仁怀的回应,得到的结果很明确,立即释放蓝小明。这个决定让轩辕青正分外诧异,在他看来这本是一个抓捕并隔离隐患的上佳时机,可是高层似乎犹豫不决。

    蓝小明起身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听到哭声,一个极美艳的妇人伤心欲绝。

    有人在妇人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妇人抬起头,看向蓝小明,眼神变得疯魔。

    “是你,是你······你杀了我儿子,你这个恶魔,恶魔?!?br />
    妇人疯了一样冲向蓝小明。

    蓝小明闪身向外走。

    在卫戍大殿门口妇人被一位高大的中年男子阻住。

    中年男子眉目间极像佑回坛,他看向蓝小明,忽然道:“蓝世明,你给我等着,血债要用血来偿?!?br />
    蓝小明停住脚步,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贵公子死于天国神罚二组误射,我施救不及,您还是节哀吧!”

    “放屁!我看过影像资料!你就是凶手!”佑回坛的父亲嘶吼道。

    “您看过了!这实在是个好消息?!崩缎∶骺觳嚼肴?。

    出了卫戍大殿,已入黄昏,天正在下雨,光晕分外朦胧。

    沿途的神院弟子议论纷纷,蓝小明充耳不闻。他现在想回去休息一会。

    蓝小明是个十分犹豫的人,也是十分决断的人。

    因为无牵无挂,他出手果决,狠辣,习惯不计后果;但此时,他忽然念及一个母亲的悲怆和父亲的苍老,莫名后悔,他本该不让天国如愿的。

    然而转念一想又不是,如果不警醒天国,更多人就会一错再错。

    蓝小明现在想去睡一觉,他不想编造各种理由,敷在流血的心上,只要能睡着,就可以短暂忘记,那个时候再也闻不到人世的硝烟和硝烟下的血腥,醒来时,世界还是美好的。

    细雨蒙蒙,雨中极安静,树叶在雨水的节奏中瑟瑟律动,花岗岩的净面上雨水汇集的很慢,忽然又流成一行,快速坠落,世界乖乖地像个女孩,与世无争。

    蓝小明在雨中缓缓走着,他的心已经没有疼痛,他何须为一个兽性病患后悔,他又何须为别人的错误内疚。

    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这种雨最是恼人。

    它非但没有给与世界希望,反而让野草疯长,荒芜了世界。

    蓝小明眉头又在抽动,轻轻地摇头,现在他感受不到雨,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

    有时候那些折中的道理很诱人,但是它的慈悲比任何毒药都猛烈。

    那些看似粗糙,乃至极端的道理反而更友善,比如杀戮。

    在杀戮面前善恶变得不值一提,而强奸世界的善念后,现实只乖乖地延续胜利者,无论胜利背后掩盖了多少黑暗和血腥,以及腐朽和龌龊。

    想明白这些后,蓝小明心情好了很多。

    经过统务楼时,蓝小明看到了洪素娟,她手举着伞正立在夜雨中,夜雨被灯火切开一角,闪着晶莹的光,在她的伞上跃动。

    洪素娟微笑着。在黄昏低垂的夜幕中,她的微笑分外温暖。

    “昨天的事我还没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也许是夜色的怂恿,洪素娟分外的大胆,像变了一个人。

    蓝小明摇头,没有一点胃口。

    洪素娟又道:“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们聊一聊吧!”

    蓝小明见洪素娟有事要说,最终点头。

    洪素娟领着蓝小明去了最近的一家茶酒馆。

    两个人要了包间,相对跪坐。

    气氛有一刻的尴尬。

    女侍奉上最好的香茶,屏气凝神,为两人斟好。

    蓝小明最先挺直身子,开口问:“喝酒吗?”

    洪素娟有些诧异,急忙摇头。

    “我要一杯黄酒!”蓝小明看向女侍。

    洪素娟补充道:“最好的天地龙门!”

    女侍打开有一瓶十八年陈酿的龙门,斟了一杯,酒香芬芳馥郁,酒色温暖明媚。

    蓝小明举杯慢慢饮尽。

    “喜欢喝黄酒吗?”洪素娟问。

    蓝小明点头,道:“我喜欢黄酒,不过于苦痛,也不过分淡薄,我尚且能享受?!?br />
    蓝小明说完,又饮尽一杯。

    “等一等,菜还没有上?!焙樗鼐昙泵Φ?。

    她打量着蓝小明,意有所指地劝道:“你不必内疚,这件事我是知情的?!?br />
    洪素娟继续道:“佑回坛在神院的别称是分身魔狙,死在他手下的强者不会低于二十人,大家听到你能杀了他,都很吃惊?!?br />
    蓝小明认真听着。

    洪素娟又道:“神院对他非常愤怒,但是碍于关系,碍于情面,所以只能让你受点委屈,熟悉佑回坛的都知道,他是个情绪型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生气,什么时候会出手······有一次,因为一个学弟多吃了一口羊腿,他就将那人当场狙杀,当时所有人都以为那学弟是遭遇了伏击,后来他自己喝醉了才承认,大家害怕他,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分身魔狙,谁也不知道他的狙在哪里,他是如何狙击的?!?br />
    “原来是这样?你不说我真的是被蒙在鼓里了,这么说他死的不冤??!”蓝小明惊讶道。

    洪素严肃提醒道:“也许有一点你还是不知道为好?”

    “为什么?”

    “其实佑回坛的分身狙击并不是他独创的,而是他的哥哥,佑回梦,要说真正的狙神,他的哥哥或许比他强十倍,佑回梦一定会找机会对付你,你今后出门要当心了?!?br />
    呵呵呵,哈哈哈,蓝小明忽然笑了,最后笑得很大声。

    “你怎么了,吓傻了?”洪素娟看蓝小明情绪反常,不解道。

    “不不,你这么一说我心理好受多了,起初我还有些内疚,现在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大好事,如果佑回梦报复我,那是最好不过的,对于我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别人的威胁,而是精神折磨,或者说良心谴责?!?br />
    蓝小明自己斟满了一杯酒道:“这确实值得庆祝!我觉得天都转晴了?!?br />
    蓝小明说完一饮而尽。

    三杯之后,蓝小明已经半醉,他垂下头,陷入了浅浅的睡眠中,呼吸均匀。

    “蓝世明,蓝世明,你怎么回事?”洪素娟孤零零坐在对面,觉得扫兴。

    蓝小明睡意来得很快,三杯酒不是他的极限,但是今天他真得醉了,他梦到自己在天空翱翔,翱翔于墓漠中······

    那天巫师独自一个人在喝酒。

    蓝小明眼巴巴看着巫师,怯怯地问:“巫师,你喝的是什么?”

    巫师不理蓝小明,把酒架在嘴上,大口灌着,酒从她的嘴中溢出,沿着她的嘴角,下巴流淌,湿了她的衣领,胸口,她竟然浑然不觉。

    蓝小明站起来,取出毛巾,想给巫师擦干,才站起来,听到巫师放声嚎啕。

    巫师哭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巫师伏在地上忏悔,她说:“我只是个畜生,一个出卖了自己灵魂的畜生,我这样的人再也不配拥有什么?!?br />
    蓝小明小心拿起毛巾,轻轻给巫师擦拭脖颈,巫师忽然站起来,把蓝小明推倒。她倒在地上翻滚,按压着胸口,哭喊:“我的心好疼??!我为什要活着,活着真是件残忍的事!我有什么可选择?要么选择做个畜生就这样活着,要么做个死人,可是尸,一点温度多没有,什么价值都没有·····”

    蓝小明吓坏了,他想扶起巫师,可是拉不动,他无助地问:“巫师,你生病了吗?”

    “蓝小明,蓝小明!”巫师忽然爬起来,怒吼:“蓝小明,一步走错,就会成为恶魔,就会成为恶魔,你知道吗?你也是个恶魔,你是个恶魔!”

    巫师扑向蓝小明,扼住他的喉咙,嘶喊道:“你说,你不是恶魔,你不是恶魔!”

    巫师神情癫狂,头发凌乱,额头青筋暴起,蓝小明吓坏了。

    “我不是恶魔,不是,巫师,我不是!”

    蓝小明一遍遍重复,直到巫师沉沉睡去。

    ······

    洪素娟听到蓝小明在低声说梦话,凑近,听到蓝小明在急速喘息。

    她努力倾听,听到蓝小明轻声道:“巫师,你何必这样为难自己?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永远的过去了?!?br />
    “过去的真的过去了吗?”,蓝小明忽然听到耳边巫师在怒吼。

    那声音如惊雷一样在天空震荡,他忽的坐起来。

    洪素娟吓了一跳,他盯着蓝小明好奇道:“你做梦了?”

    蓝小明点头。

    蓝小明忽然道:“你相信转生吗?”

    洪素娟想了想摇头。

    蓝小明却忽然咬紧嘴唇道:“我过去也不信,可是我现在信了,我想起了我的前世,想起了我的使命?!?br />
    “使命?什么使命?”洪素娟追问。

    蓝小明吁了口气道:“有许许多多鬼魂纠缠着我,他们死了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来得凶猛,我感觉自己身不由己?!?br />
    洪素娟惊讶地望着蓝小明,想了想道:“你喝醉了!”

    菜肴陆续摆了上来,蓝小明靠在背后的靠枕上,再次昏昏欲睡。

    洪素娟在旁叹气,她第一次见到在酒桌上毫不顾忌他人,呼呼大睡的人。

    他想叫醒蓝小明,却忽然不忍。

    洪素娟静静地打量着蓝小明,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长时间看着一个异性。

    看着,看着,她的脸慢慢红了。

    “蓝世明,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本来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呢?”

    洪素娟无聊得拿过黄酒,斟满最后一杯,轻轻啜了一口,眉头微皱,跟着一饮而尽。

    洪素娟家教极严,平生第一次喝酒,酒在肚子中烧了一会,暖洋洋的,这种醉意朦胧的感觉真是奇妙,洪素娟挣扎着站起来。

    听到蓝小明说:“天黑了,我送你吧!”

    蓝小明在雨中闭着眼,一直随着洪素娟在走。

    洪素娟几次想把伞举到蓝小明的头顶,可是几次又缩回手。

    “蓝世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洪素娟有些生气,有些无奈。

    “到家了吗?”蓝小明抬起眼皮问道。

    “你回去吧!真是个酒鬼!”

    洪素娟收起伞,把蓝小明拉到了檐下,两个人开始溜房檐。

    在神院门口,洪素娟再次撑起伞,道:“我到了,你回去吧?!?br />
    话说完的时候,蓝小明已经走出很远,悄无声意,就像他整个人一样怪异。

    “莫名其妙!”洪素娟现在开始有些恨蓝小明。

    洪素娟没有回家,直接到了离首区,刷了令牌,找了休息室躺下!

    可是洪素娟失眠了,如何也睡不着!在她的印象里蓝小明文绉绉的,甚至有些忧郁,但是他实际上又如此放浪而不羁。

    这样新鲜的人,她是头一次见,但是洪素娟断定蓝小明内心细腻,敏感,同时又极度危险。

    这样的人就像脸上刺着血纹的教书先生,让人亲近,又让人远离。

    洪素娟慢慢逃出那枚卦签,轻轻抚摸,叹了一口气。

    忽然洪素娟听到凄厉的警报声,响彻整个神院。

    跟着轰隆一声巨响,透过窗户,洪素娟看到远方腾起绿色的蘑菇云,跟着传来慌乱的脚步声。

    (本章完)

    te1808171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